• 返回首页|
  • 加入收藏|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医学新闻
  • 健康家园
  • 和记娱乐和记怡情
  • 中医药
  • 精神康复
  • 伤残康复
  • 功能障碍康复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
  • 电话:159116031100
  • 传真:027-68834628
  • 邮箱:mmheng@foxmail.com
  •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健康家园
  • 追艺上寻艺魂——记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刘骊龙
  •   男人断掌手相图解从油漆工到拉丝工,从拉丝工到邮递员,从邮递员到书法家。在江西吉安,有这样一位一直不愿意参展、不愿意走市场的书法大家,写字作画纯粹只为好玩。四十余年来,他一点一滴学习传统的笔墨,在把前人的技法为自己的笔墨的同时,更从古典诗词、文学、集邮、音乐等领域不断地创新,丰富自己的艺术素养。他态度严谨,并涵养出“五日一水,十日一山”的书画创作状态。有人说他人如其名,正如他号“二花堂主”,友人常笑称他为“花花堂主”,他笑而不语。只因他早已淡了追名逐利的念头,只求“”二字,只愿在艺术的道上做一名独行者。

     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儿时的梦想?你是否依然去做自己热爱的事情?也许,现实早已经将我们儿时的梦想击垮,但是始终有人一如既往。借用罗曼·罗兰的话来说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认清生活后,依旧热爱生活。”

      刘骊龙显然就是线年,正是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他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,亲生父亲在他出生十个月以后便去世了。后来的继父,对他非常好,他心里充满感激。他的父母亲只是普通的双职工,文化水平并不高。与大多数人一样,在他16岁那一年,父母亲已经为他的未来做好了计划,去做一名工人,学一技之长。只要能够混口饭吃,把自己养好就足够了。

      在那一年,他从家中出来,跟着别人去学油漆工。由于这份工作是他的第一份工作,所以他十分珍惜,经常从早干到晚。只是这份工作,他并没有做多久,因为他那个时候患有哮喘,只要一闻到油漆的刺鼻味道就难以呼吸。只是迫于生计,他不得不,直到他的身体差点儿崩溃。“没有办法,祖师爷不赏饭吃,我只能改行了!”他笑着说,眉眼间满是释怀,似乎这一段经历对他的影响非常深远。

      不得已,他只能继续去找事做。依然是父母所希望的那般,他去跟着别人学打铁,那时这是一份收入与职业认同感非常高的工作。三年的拉丝工,也间接磨砺了他的。“还记得当时学徒,总是挨骂。因为自己做得不好,学得也不扎实。但是我咬着牙默默、挺住了!希望能把这一门技术学扎实、学好,以后也好混一口饭吃。不过现在回想起来,这份工作苦是很苦,但是也让我慢慢沉淀下来。与以往的老手艺人那般,我也慢慢地学会了戒骄戒躁。也为我的算是进行了一番打磨吧!”回想起过往的岁月,他的眼神变幻不停,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叮叮当当的工作间,像拉面条一般拉着铁丝一天又一天、一年又一年……

      他在那个时候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可能就这样过来了,没有想到他以后的人生完全是另一副样子。就在打铁拉丝的那三年时间里,他几乎每天早上都能看到邻家的老者在自家窗口的书案上练字。出于好奇,他总是凑过去探看。就是这一看,给他打开了一个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,让他与书法真正结下了不解之缘!他回忆了一会儿,又继续缓缓说起:“那时字帖很少,也买不起字帖,当我知道楼上的邻居家里有大书法家欧阳询之子欧阳通的《道因碑》时,我就厚着脸皮去借回来自学。由于没有高人指点,虽然我自己了好几年,但是效果并不明显。一度令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。”他的笑容有些拘谨,但透过笑容仍能感受到他的赤子,正如他从年少到而今一直待人以诚。

      1982年,他因为与书法结缘,人生也因此迎来了另一个转机。就在这一年,他进入了邮电系统工作,由于自身文化上的欠缺,他只能从最基层的乡村邮递员做起。这份工作于他而言,是更好地选择了。吉安县敖城的邮来回有50余公里,无论风吹日晒还是风霜雨雪,他依然读书与练字。他的生理食粮,仅仅是几块饼干就着矿泉水,食粮是一本口袋书《唐诗三百首》,这样一顿简餐,对当时的他来说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。约在1984年,堂叔从给他寄来一本汉《张迁碑》,这令他欣喜不已,如获至宝。也是从这时起,他开始了长达二十余年之久的临帖与钻研。因为他的,了原吉安市书法家协会蔡正雅先生,蔡正雅先生的指导与鼓励,令他在灰暗的岁月里,看到了星光。

      即便工作艰苦,他的内心依然是幸福的。邮上的人情冷暖,也为他日后的书画创作、对庐陵文化的深入了解奠定了基础。相印入他的内心深处,所以观其书画作品,可感受到其独特的魅力。他说起自己在农村当邮递员时的经历,着农村的日益凋零。有一位老人的孩子在外面打工,不定期会往家里寄汇款单,每次他去送信的时候,那位老人总会到村口去迎接他,把他当做最尊贵的客人,这令他觉得十分。然而,有一次他的孩子没有往家里寄汇款单,他就十分生气,怪他弄丢了汇款单。无论他怎么解释,老人都不愿意接受现实。他说年轻的时候总因为这件事情觉得委屈,等到自己的孩子长大出去工作,便能理解那位老人内心的失落了。

      这二十余年间,他几乎在市区附近和吉安县三的邮电所都轮圈地工作过,也遇过许多不同性格的人,结识了很多朋友。尽管有些人性情古怪,但大多数都有过人之处,更有一段传奇人生。各乡的方言不同,民风淳朴与善良,都为他日后对于艺术的理解增添了几分人情味。正如《陶庵梦忆》中所言“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; 人无疵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气也。”

      自学了这么多年,苦于没有名师的点拨,他也很郁闷。直到1985年,他下定决心要让自己重新再学习,只为寻找书法的真谛。就在这一年,他参加了西安长安书法院函授班的学习,在那里他真正学习到了临帖的基本。在几次面授课中,他遇见过许多书法名家,的耳濡目染,令他对书法的认识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,了一个新的世界。在那之前,他没有想到原来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走弯。

      苏东坡有云:“退笔如山未足珍,读书万卷始通神”;陆游对儿子说:“汝果欲学诗,功夫在诗外。”1996年,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书法艺术水平,得知坐落在武汉的华中师大开设了美术系国画专业大专班,他毫不犹豫报了名。学习期间,他总是比别人起得早睡得晚,本来需要三年修完的功课,他仅用了一年半时间就全部以自学考试的形式通过,并顺利取得了大专学历。

      1998年,正是因为在书法方面的突出表现,刘骊龙赢得了前往中国书法家协会深造的机会。在那里,他的眼界豁然开朗:原来书法的世界如此之大。

      刘骊龙号“二花堂主”,其实与那次学习有关。那是他赴参加由中国书协主办的第六期书法创作培训班,听到著名诗词家、曾任中国书协副的林岫先生主讲《诗词创作》,林先生把文学和书画的关系比喻成“文学是干,书画是两朵花”,让他深有同感。于是后来有了新居,便以“二花堂”命名了。他知道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,必须要有深厚的学养,为此,他一直多读书,在充实自己家园的同时不忘行万里的实践。“艺术不能迷惘,要时常与高人交流,否则只能是井底之蛙。”他说,也就是在那时候,似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书法之。

      刘骊龙好读书,不求甚解,尤爱读古书。不惑之年以后,他所订阅的书刊多为与传统文化相关的,他认为书要读经典,要越读越薄。现在他已经淡了追名逐利,不再去参加书画活动与比赛,觉得不够。以前的他,长发长须,颇有一番艺术家的模样;而今他不留长发不蓄胡须,一身清爽出尘。节假日有时间,他更爱独行,寻一处偏僻幽静之地,法陶渊明、王摩诘、韦应物、柳元,写字画画读书看风景,只为静养本心。

      粗一看刘骊龙,似乎散漫透顶,其实此“散漫”并非彼“散漫”。他的“散漫”是一种返璞,在这种“散漫”的里子,是他对传统文化的尊重与,对中国书画文化特质的坚守,近乎。在他看来,书法也好、国画也好,都离不开笔墨,大多数人喜好“墨分五彩”,而他只有简简单单的“三彩”,脱离了炫技的外心,方可见个性、意境、品格。他坦言当今浮躁的文坛,也不屑于去做所谓的大师,只愿浸润在经典中,向古人学师,其乐。观其书画作品,在表现手法上,会有一种童真幻化的空灵,对相的参透,归于内心本真的内在。

      于山水间悟道,于尘悟道,于内心间悟道。在他看来,越是浮躁浑浊,书画的底蕴越应空明洁净,这种底蕴所生发出的情怀感受,表现出来才会一如清风白雪,为沉沦和已将沉沦的灵魂展示出别样的境界,提供一种净洁的参照,或可成为一种救赎。

      从创作到生活,他的人生并没有大多数人想得那般传奇。只因他一直认为自己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,他活在凡尘中,只愿做一个。然而,平凡的生活中他一直在贯彻的,修身、齐家,试图做好一个家里的男人,父母的孩子,孩子的父母,妻子的丈夫。他以一己之力,承担整个家庭,孝敬父母、照顾无嗣的伯父,与的妻子相濡以沫,赡养自己的孩子。诸多的担子压在他的身上,但是他每天都能笑对生活。“其实没有你们想得那么伟大,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,与你们一样上有老、下有小,只不过作为一个家中的大男人,我必须,让父母老有所依,让妻子所托无忧,让孩子心有所仰。真正的教育,就在这些小事中,做好自己该做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”他眉眼间缓缓舒展,这番发自内心的话,表达出了他的心意,显得非常愉悦。

      “我的书画创作从传统开始,现在要跳出传统,要创新!正如古人说的‘删繁就简三秋树,标新立异二月花’”。他说,“创新对我们书画家来说,要有传统的基础如根,无根无本的创新是不会被提倡的,当然也不具备长远的生命力。在中国,新的艺术风格与传统的联系时不可隔断的。而对传统的深入,恰可燃起未来之光。它是书画家个人的自觉地选择结果;是建立在国画创作当中的个人和个体意识的基础上,是个人与历史发生的一种关系。这种关系是、自在、自主,从而间接令艺术得到号召、繁荣、推动和发展!这是一种马拉松赛,在长时间里,有一大堆人跟着跑。”

      谈起书法,他侃侃而谈道:“我一直相信书法,是最朴实的真诚、坦白和透彻生命的。因为,美很是单纯,也不具备任何意义,存在也比人类更早。”

      他的思维总是独特的:“我不愿追求那种气势夺人的阳刚之美,也不欣赏那种孤寂悲愁的苍凉之情;既无创作之人高雅之志,也无矜持造作媚俗之意。追求崇高的是脱有形似、握手已违、淡不可收的空灵玄远之道,自觉践行作画时的养心,一切从灵府中畅然流出,乘之以之悟,脱中独步得达天人合一的境界。唐人司空图在《诗品》中所提出的‘冲淡、典雅、自然、清奇’。其意旨我一直努力揉入我的创作当中,具体先用笔上极意简朴、笔清墨雅,让见者如置身于是处。我特别以为弱点是不的,的是没有弱点!”

      1.当一个人满足了温饱后,就会生出对艺术、教、哲学的追索,这便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区别于动物的意义所在。

      4.中国的传统艺术,是有种品质的,它们安静地洞察,流淌于各位的血脉之中,並谨慎地构筑着自身和包容的谱系。这就是书法、国画的内在力量所在,也是活力和经典的形成过程。

      5.书法、国画在以外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谈资,亦在亦真亦幻中,透露出了伟大者的。在有千年的传承中,不但显性看待世界,也会以庸常包涵深层的。

      6.在传承五千年以上的中国文化和艺术中,不免让人倦怠,在格物致知里,往往艺术作品中的似曾相识是去它的理由所在,但这并不意味着文化和艺术无法继续。自然不也是生长出来的吗。而我们更惯于所熟悉的生长境遇,却一定是恒长的!

      7.积累的书画经历,承袭的都是虔诚而艰辛的学习过程,时过境迁,泥墨满身,回首花甲,不禁想问一句自己,和当初少年心相比,我走到了那里?

      8.当我们看到艺术界的浮浪,自然会想到唐人韩昌黎、明人王阳明,前者是挽狂澜于即倒,后者是为了致。而今天的人呢,不是为了艺术的善加提携,亦少相互间的平常友情,多的却是一切向钱看。这世界可是对艺术的极大。

      9.画面空灵单纯,清澈不杂,是难得的境状,而一旦达到极致,这分丰富和空灵单纯便可以说是幽深了。

      11.天人合一是中国画者对和真理的一份深度认知,在不大的画幅内,一如泉眼,能看见寸心之中藏纳的天地大道,也可聆听至大无外的声息。

      12.当画者一味继承古人的叫卖时,就会完全个中那份寂寞,和深切体会,所制造出来的东西,一定是怪胎一个。

      13.读书、有人认为是最乐之事,而有大多数人常以为苦。清闲也是比较寂寞的事,快乐之事我认为还是读书。最为难得的是现代人没有许多的时间去阅读,我觉得挺可怜的。而有人怕寂寞,特别是没有爱好的人,就苦去乐,为避寂寞而享热闹,我觉得莫若与书盘桓,不会生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每天里读上个两小时,或更多的时间,我是多么的艳羡哦。

      他这么说,也这么努力着。如今,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的他已是硕果累累:书、画作品发表于《美术报》、《书法报》、《中国书画报》、《书法导报》、《中国艺术报》、《江西日报》等二十余种报刊。但他说,这只是一个新起点,后面的还很长、很长……

      借用“二花堂主”的一句话说:“美,不过是最单纯的事实,它甚至不具备任何意义,因为它的存在比人的时间早”。祝愿他在寻书问美的上能一如既往的,正如他的初衷“画得好玩,写得舒服!”

      财成国际

  • 赞助合作:
  • 声明:本站数据来源网络转载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联系我们删除!
  • 本网站由 百斯特健康网
  • 保留所有权利